您的当前位置:北京人事考试->政策文件->浏览文章
政策文件

时政热点央行延续上调政策利率 “钱贵钱少”将成趋势?

标签:时政,热点,央行,延续,上调,政策,利率,将成,趋势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30日 点击

  近一个月来,央行先后上调MLF(中期借贷便利)、逆回购和SLF(常备借贷便利)的中标利率,此举被不少市场人士解读为央行正在变相“加息”。如许的解读影响了债市和股市——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涨,股市成交量创下新低。

  2月7日,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对媒体透露表现,“此次中标利率上行是市场化招投标的效果,反映了去年9月份以来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上行的走势,与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存在较大差别。”

  业内专家分析,这注解中国正处在新旧基准利率系统过渡进程中,旧的基准利率影响力日益降落,OMO(公开市场操作)、MFL等流动性工具利率影响力日益上升。恒丰银行研究院实行院长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:“可以预见,央行将来将更倾向于采用更加天真、更加温文的货币政策操作工具来调节市场利率和流动性,更好地实现货币政策多重目标的平衡。”

  不到一个月,政策性利率多次上调

  1月24日,央行官方微博发布新闻称,为维护银行系统流动性基本稳固,结合近期MLF到期情况,央行对22家金融机构开展MLF操作共2455亿元。其中6个月期限1385亿元、1年期1070亿元,中标利率分别为2.95%、3.1%,较上期上升10个基点。

  在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看来, MLF利率此前多是下调,此次是首次上调,“这是从曩昔‘紧的流动性隐含加息’到更为直白的利率上调,其背景是高层强调要克制泡沫和2016年第四季度经济超预期反弹。”

  2月3日,央行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。其中500亿元逆回购操作中,7天、14天、28天期利率均较上期上调10个基点。逆回购相称于银行向央行借钱,逆回购利率进步,意味着银行从央行那里借钱的成本进步了,银行的成本天然会转嫁到下流,进而将利率抬高的影响传导至整个经济体。

  同日开展的SLF利率也全线上调。其中,隔夜品种上调35个基点,7天及1个月期利率各上调10个基点。

  随后,在2月4日、6日、7日和8日手机网站开发,央行称,这4天暂不开展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,缘故原由是“随着现金渐渐回笼,目前银行系统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”。

 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向记者分析说北京人事考试信息网,“这是6年来政策性利率首次向上调整。其目的不外乎两个,一是警示。针对今年1月信贷比较高的情况,央行不惜通过政策手段作出警示,对于部分违背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甚至附加阶段性责罚措施,用举措来强调不要低估货币政策的决心。二是指导。随着经济名义增速的回升和美债收益率的上行,国内利率存在较大上行压力。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上调相称于顺势指导,进一步指导市场适应资本成本的回升,自动去杠杆。”

  “钱贵钱少”将是将来市场趋势?

  短短一个月,央举动何延续出手收紧流动性,董希淼向记者诠释说:“此次货币市场操作利率上行,彰显了央行推动去杠杆和防风险的决心,下一步市场流动性将可能趋紧,‘钱贵钱少’是将来市场趋势。”

  这会对国内房地产和股市产生什么影响呢?董希淼认为,“房地产是一个高杠杆市场,此前的价格上涨与货币超发存在较大关系。而流动性趋紧对房地产市场来说是个利空。”

  董希淼分析,央行此次不直接加息,就是考虑到加息对房地产市场的冲击太大,“2016年新增信贷12.65万亿元。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多增5.68万亿元,占比接近一半。”

  财经评论员张平撰文分析称,受流动性收紧的影响,房贷成本大幅上升已成定局。同时,银行出于信贷安全考虑河南人事考试,将会削减对房地产谋利的支持力度,采取有保有压的策略。曩昔由信贷货币堆砌的高房价出现调整恐怕在所难免。

  在董希淼看来,虽然流动性趋紧对股市是一个不小的利空,但并没有对房地产市场影响那么大,“万亿养老金入市等因素都会缓冲影响等。”

  对此,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杰有不同观点Wedding photographer Sydney,“从2014年到2016年,国内处于延续3年的利率下行周期。利率的下行有助于提拔股票估值,可以说A股市场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的大牛市与利率下行有很大关系。本次货币政策从‘偏宽松’向‘中性’的变化,也意味着延续3年的利率下行周期将结束,利率将不再为股市贡献积极力量。”

  “负利率时代”何时闭幕?

  期待央行近期直接加息或不实际,然而CPI持续上涨的步伐并一直留。近期,有不少机构预计,2017年1月居民消耗价格指数(CPI)或明显上行,同比涨幅约在2.4%左右。

  CPI涨幅高于一年期定存基准利率,曾被一些观点认为是“负利率”。通货膨胀跑赢了具有基准意义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,这意味着,老百姓把钱存在银行会有贬值的可能。

  国家统计局宣布的2016年全年CPI涨幅为2%,这略高于目前1.5%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。这在肯定程度上注解,去年我国处于现实上的“负利率时代”。

 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表现,原材料价格涨幅难以持续,并且PPI至CPI的传导也特别很是有限,因此2017年平均CPI涨幅可能保持在2.3%的温文水平,这会使央行加息的概率比较小。但假如在1月之后CPI涨幅加大并维持在3%以上,结合当局对金融杠杆和资产泡沫的忧虑、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压力的加剧,则基准利率上调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
  “负利率时代”何时闭幕?董希淼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透露表现,“目前周全加息的条件和基础尚不具备,短期恐怕没法结束了。不过,虽然如今CPI涨幅跑赢存款利率,但居民可以选择银行雄厚的理财产品,这些产品的利率不少都高于CPI。”

  负利率不但影响着居民的理财体例,也影响着中国企业的投资举动。此前,商务部数据表现,我国2016年对外直接投资实现历史性突破,投资额首次跨过万亿元大关。

 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间副研究员张茉楠看来,“无论是产业资本照旧金融资本都是逐利的,在负利率的状态下,资本逐利具有内在驱动。所以,在目前负利率情况下,中国的产业资本和民间资本往外走的冲动特别很是强烈。”